第十章:被主颠覆的人生

我从小在温州长大。18岁,我到北京读大学。大学期间,最令我难以忍受的一件事,就是整个大学校园,竟然没有一间独立卫生间。南方大学,再差再穷,普遍都有独立卫生间;北方大学,似乎普遍习惯用澡堂。

我从来没有想过,一大堆男人还能光着身子一起洗澡。因此,上大学以后,我一直抗拒到澡堂洗澡。哪怕是在夏天,我都是一个星期洗一次澡。那个时候,我每周几乎雷打不动地要回一次我表哥家,在我表哥家洗完澡再回学校。

对有些人来说,有些生活方式,有些思维方式,是很难被改变的。就像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我们已经习惯了罪人的生活方式,我们已经习惯了罪人的思维方式,哪怕我们重生受洗以后,我们依然很难被改变。

在每一次成长成熟,更是成圣的道路上,我们都需要被神的话语颠覆。只不过,在被颠覆的时候,我们要学习顺服,而不是抗拒。

《使徒行传》前9章,使徒彼得被圣灵充满,他讲道大有能力,一次讲道就有3000人受洗。他能够医病、赶鬼、救人,甚至他也能够使死人复活。即便是这样的彼得,他的生活方式,他对信仰的理解依然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换言之,他依然需要被颠覆。

《使徒行传》第10章,就记载了使徒彼得是如何被颠覆的。故事始于一次异象。彼得正要吃饭的时候,突然“看见天开了,有一物降下,好像一块大布,系着四角,缒在地上。里面有地上各样四足的走兽和昆虫,并天上的飞鸟。”(徒10:11~12)

对犹太人来说,这里面有很多东西都是不洁净的,是绝对不能吃的。对彼得来说,他无法想象,一个犹太人还能够吃这些东西。就像曾经,我无法想象,一大堆男人竟然还能光着身子一起洗澡。

但是,天上却有声音对他说:“彼得,起来,宰了吃。”(徒10:13)彼得显然无法接受,更加无法理解。哪怕彼得知道这是主的声音,这是主的命令,他依然回复说:“主啊,这是不可的,凡俗物和不洁净的物我从来没有吃过。”(徒10:14)

就这样,上帝三次命令彼得“起来,宰了吃”,彼得却三次抗拒上帝的命令。吃这些俗物和不洁净的物,在彼得作为犹太人的观念里,就是一种颠覆。在马喀比时代,犹太人宁可死也不愿吃不洁净的食物。因此,当彼得听到上帝的命令时,他会感到不可思议,他会感到无法理解:“上帝怎么会让我去做这种可憎、不敬虔的事。”

彼得,在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被主颠覆的时候,他跟我们一样,首先选择了抗拒,而不是顺服。然而,彼得毕竟是彼得。他虽然抗拒,却也在思考这异象是什么意思。原来,这次异象跟福音要从耶路撒冷传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有关。原来,上帝要借着这次异象,让彼得明白,他必须去百夫长哥尼流家里传福音。

彼得是犹太人中的犹太人,百夫长哥尼流却是罗马人中的罗马人,他们本是不相干,甚至是敌对的两种人。在当时,严格的犹太人不会进外邦人的家,也不会让外邦人进自己的家。但是,上帝却要让彼得去罗马人哥尼流的家,给他传福音。这对彼得来说,也是一种颠覆。这次,彼得没有选择抗拒,而是选择顺服。

彼得被颠覆了,他开始在哥尼流家传福音。但是,耶路撒冷教会的人依然活在自己的传统观念里,他们责备彼得说:“你进入未受割礼之人的家和他们一同吃饭了。”(徒11:2)

显然,彼得已经被颠覆了,但是他们还没有被颠覆。于是,彼得就像他们解释。感谢主,最后,大家听完彼得的话,不是抗拒,而是归荣耀给神,并且说:“这样看来,神也赐恩给外邦人,叫他们悔改得生命了。”(徒11:18)

自从信主以后,我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经过哪些颠覆呢?

如果我是高档小区的业主,我愿不愿意传福音给那些在门口站岗的保安,还有那些住在地下停车库,必须凌晨四点钟起来打扫卫生的清洁工?

如果我是学校的老师,我愿不愿意传福音给班级里那些成绩最差、最自由散漫的学生?

 

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愿不愿意传福音给那些和我有矛盾,坑过我,陷害过我的人?

彼得的人生,若不被主颠覆,他就无法祝福哥尼流这样的外邦人;耶路撒冷教会,若不被主颠覆,他们就无法差派宣教士传福音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同样,我们的人生,若不被主颠覆,就无法祝福那些我们曾经不会接触,甚至不会关注的群体。

你的人生,被主颠覆了吗?求主的话语不断光照我们,颠覆我们的人生;求主的圣灵充满我们,使我们顺服他对我们的颠覆。

第九章:预备好成为神使用的器皿

上一篇

第十一章:如何正确面对别人错误的批评?

下一篇
79
  • 长按图片赞赏支持林健弟兄

  • 长按图片添加林健弟兄微信

  • 长按图片关注【操练读经365】

  • 长按图片关注【操练读经】

  • 长按图片关注【操练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