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令人恼怒的福音

发布时间: 2021-04-12 20:51:58
A+ A- 关灯 听书

昨天坐出租车,司机主动跟我聊天,吐槽说:“医院大门朝南开,有病没钱莫进来。”在聊天的过程中,我一直想着传福音给他。听到这句话,我灵光一闪,跟他说:“其实100年前的温州不这样的。那时候,很多宣教士在温州办医院。穷人来医院看病,医院允许他们打借条。有时候,医院还会给他们提供饭食,医生也会私自借钱给穷人看病。”

本来,我还想跟他说:“你知道为什么100年的温州医院,和现在的温州医院不一样吗?因为现在的温州医院缺乏真正的基督教信仰。以前的宣教士医生,相信有一位真正的最大的医生,就是耶稣基督,为他们钉死在十字架上。所以,他们的使命就是活出耶稣的样子,为当时那群温州人舍己,舍命。”

我大概比较相信,如果这位司机听进我的话,他会比较欣赏耶稣,他会认为基督教信仰挺好。但是,他不会真正悔改。这两天,我也在反思我传福音的方式存在的问题,我发现我总是在美化十字架,我传福音的时候,竟然还能够让那些不信的硬着颈项的人感觉很舒服。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在四福音里,耶稣讲道,总是引起那些血气之人,就是文士和法利赛人更大的敌意。这样的模式,也在《使徒行传》延续。在耶路撒冷教会,无论是彼得讲道,还是司提反讲道,那些血气之人都想要逮捕他,打死他。

在《使徒行传》第四章,彼得讲道,当时祭司们和守殿官的反应是:“下手拿住他们”,把他们囚禁在监里。(徒4:3)

在《使徒行传》第七章,司提反讲道,当时众人的反应是:“听见这话就极其恼怒,向司提反咬牙切齿。”(徒7:54)最后,他们齐心把司提反推出城外,用石头打死。

对那些属血气之人来说,真正的十字架,是令他们感到极其不舒服的。真正的福音,是令他们感到极其恼怒的。如果我传讲的福音,令那些属血气之人感到很舒服,感到很欣赏,那我极有可能不是在传讲真正的十字架和福音。钟马田牧师在《只夸基督十架》里说:

“要考验一个人是否正确地教导十字架的真理,不妨查看他所教的是否会引起属血气之人的反感。如果我所传讲的十字架对属血气的人来说并不讨厌,我讲的就有偏差了。我若使他们听了以后说:十字架何等美丽,何等奇妙,耶稣的死真是悲剧,那些人何等可恶!那么我还是没有正确的传讲十字架。

十字架的道理对属血气之人是可厌恶的。因此这是测试任何人讲道是否正确的最佳法子。”

为什么十字架的福音会令人感到极其恼怒?因为十字架首先在控告人的罪。传讲十字架的前提,是所有人都犯了罪,得罪了神。一个骄傲的人,不会承认自己的罪;一个自认为品德高尚的人,不会认为自己需要救赎。

这就是十字架令人恼怒的地方。无论是有好行为的人,还是没有好行为的人,十字架宣告他们都是罪人;无论是有博士学位的人,还是没有学位的人,十字架宣告他们都是罪人;无论是富可敌国的人,还是食不果腹的人,十字架宣告他们都是罪人。

在《使徒行传》第七章,司提反也在宣告,那些听他讲道的大祭司和宗教领袖,也是彻彻底底的罪人。司提反说:“你们这硬着颈项、心与耳未受割礼的人,时常抗拒圣灵!”(徒7:51)

大祭司和当时的众人不愿意承认自己就是那个硬着颈项的人,他们不愿意治死自己身上的罪,他们不愿意除掉自己的老我。最后,他们曾经抗拒圣灵,现在竟然继续抗拒圣灵,就把给他们传道的司提反活活打死。

面对司提反的讲道,我们要思想:我传的福音是哪种福音?我传的福音是在宣告人的罪和耶稣在十字架上的赦免吗?还是对罪避而不谈,尽己所能美化十字架?

面对大祭司和当时众人的反应,我们要思想:对于神借着牧师,借着属灵书籍,借着圣灵对我的提醒和责备,我是如何回应的?我是撕裂心肠,披麻蒙灰悔改,还是无动于衷,转瞬即忘,甚至有意忽略?求神光照和催逼我们悔改归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