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为什么常常聚会,却没有帮助?

发布时间: 2021-03-03 23:17:12
A+ A- 关灯 听书

曾经有段时间,我们越参加主日聚会,灵里越消沉。我们每天都有坚持家庭敬拜。那段时间,借着家庭敬拜,我们的灵性状态,从周一到周六就呈直线上升。但是,一到主日聚会,我们的灵性状态就直线下滑。

曾经,主日聚完会,我们就无比期待下一次主日聚会。可是,那段时间,我们一想到要参加主日聚会,我们心里就充满煎熬和痛苦。

那段时间,主日聚会,对我们来说,不再是一场弟兄姐妹彼此同心合意敬拜神的聚会。那段时间,主日聚会,对我们来说,更像是一场批斗大会(并非因为我们犯罪)。每次聚会,我们都要小心翼翼,免得出差错,引来大家的注目和责备。

这种主日聚会,在中国大陆并不少见。这也是很多基督徒一而再,再而三换教会的主要原因。他们远离教会或频繁换教会,不是真的不爱耶稣,而是真的无法忍受不像耶稣的教会。在教会中,他们通常感受到的不是爱,而是羞辱和审判。

圣经,就记载了这样的主日聚会。哥林多教会,他们虽然常常聚会,但是却没有帮助。他们的主日聚会不仅无法对人产生帮助,甚至还使很多人跌倒。在《哥林多前书》第11章,保罗对哥林多教会说:“我现今吩咐你们的话,不是称赞你们;因为你们聚会不是受益,乃是招损。”(林前11:17)

为什么常常聚会,却没有帮助?
哥林多教会为什么常常聚会,却没有帮助?保罗告诉我们有以下几个原因:

1
第一,他们分门别类,没有同心

为什么哥林多教会的聚会不是受益,乃是招损?保罗说:“第一,我听说,你们聚会的时候彼此分门别类。”(林前11:18)

 

哥林多教会分门别类,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1章已经略有提起。他们当中有人说“我是属保罗的”,有人说“我是属亚波罗的”,有人说“我是属彼得的”,也有人说“我是属基督的”。

你可以想象,在聚会的时候,高呼属保罗的人聚在一堆,高呼属亚波罗的人聚在一堆,高呼属彼得的聚在一堆。最后一堆,是看不起这些高举名牧的人。他们扬言说自己“属基督”,实质上还是在分门结党。

不受益,反招损的聚会,是彼此分门别类的聚会。不受益,反招损的聚会,是并不同心的聚会。

如果在教会中,你发现老信徒只和老信徒交谈,富人只和富人交谈,知识分子只和知识分子交谈,那么,你基本上可以确定,这间教会还不够成熟。

我不太相信老信徒只能和老信徒谈论福音,我更不相信富人只能和富人,知识分子只能和知识分子谈论福音。同心合意敬拜神的聚会,是老信徒愿意和新信徒手拉着手,富人愿意和穷人手拉着手,知识分子愿意和不识字的信徒手拉着手一起敬拜神,并且谈论福音。

真正的教会,不是在信仰成熟度上合一,不是在财富阶层上合一,也不是在知识储备上合一。真正的教会,乃是要在基督里合一。惟有在基督里合一,我们才能同心合意敬拜神。

2
第二,他们不顾念他人,没有爱心
为什么哥林多教会的聚会不是受益,乃是招损?保罗说:“你们聚会的时候,算不得吃主的晚餐;因为吃的时候,各人先吃自己的饭,甚至这个饥饿,那个酒醉。”(林前11:20~21)

初代教会,他们举行圣餐,和我们现在不一样。我们现在每个人只要拿到一个小杯,一块小饼就可以了。但是,在初代教会,他们举行圣餐,是有爱宴的。在最后的晚餐里,耶稣和门徒同席吃饭。同样,初代教会举行圣餐,弟兄姐妹也在一起同席吃饭。

问题是,哥林多教会举行圣餐,依然有吃饭,但是似乎已经不再同席了。保罗说他们不再同席,表现在一下两个方面:

第一,他们在时间上不同席。哥林多教会有很富有的奴隶主,也有很贫穷的奴隶。奴隶,是没有办法掌控自己时间的。因此,在举行圣餐时,有些人会被迟到。遗憾地是,有很多人只管自己吃喝,并不愿意等其他人。

第二,他们在位置上不同席。哥林多城市吃饭的文化,基本上是贵宾享有特别的包间,但是普通人却只能在大厅吃饭。哥林多教会似乎也被这种文化影响,在举行圣餐的时候,富人和富人在一起胡吃海喝,穷人只能和穷人在一起忍饥挨饿。

无论是在时间上不同席,还是在位置上不同席,这样的聚会,对教会中的那些奴隶主和富人来说,都是一场炫耀。然而,这些对奴隶和穷人来说,则是一场羞辱和审判。

哥林多教会举行圣餐时的行为,表明他们只爱自己,并没有基督怜悯的心肠。他们并不看顾教会当中那些软弱的,需要帮助的肢体。

3
第三,他们藐视神的教会,没有敬畏之心

为什么哥林多教会的聚会不是受益,乃是招损?保罗说:“你们要吃喝,难道没有家吗?还是藐视神的教会,叫那没有的羞愧呢?”(林前11:22)

聚会,对哥林多教会的某些人来说,是炫富,是炫耀自己的恩赐。他们聚会,并不是发自内心地要敬拜神。他们聚会,是为了社交,是为了称赞,是为了享受肉体的私欲。他们对神不仅没有敬畏之心,反而在藐视神的教会。

当这样的事情在教会发生,教会的聚会就不能对弟兄姐妹产生益处,反而会使他们跌倒。

重寻福音的聚会

面对如此糟糕的哥林多教会,保罗如何劝勉他们呢?保罗没有讲其他方法,而是提醒哥林多教会重新回到福音里,就是耶稣的舍己和受难。

保罗对哥林多教会说:“我当日传给你们的,原是从主领受的,就是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拿起饼来,祝谢了,就擘开,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纪念我。”(林前11:24)

与哥林多教会完全不同的是,耶稣,他完全活出了那种爱和舍己的生活。他说,他的身体,是为我们舍的;他说,他的血,是为我们流的。我们无论参加主日聚会,还是参加圣餐聚会,都是要纪念耶稣为我们所做的这一切。

只有我们不断纪念耶稣的舍己,我们才能够开始认识和经历耶稣的舍己。只有我们不断经历耶稣对我们舍己的爱,我们才能够在聚会中表现出那种爱和舍己的生命。

这是保罗给哥林多教会开的解药,这也是保罗给我们每个冷漠的生命开的解药。愿我们不是收藏这解药,也不是忽略这解药,而是能够每日拿起这解药,一饮而尽,求主加添我们力量,活出像耶稣那样爱和舍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