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你的问题不是最重要的

发布时间: 2020-12-29 01:30:22
A+ A- 关灯 听书

一个身患重病的人,他大概会怎么祷告?我想,他大概会求神医治他;

一个生意破产的人,他大概会怎么祷告?我想,他大概会求神让他生意兴隆。

一个身在监牢的人,他大概会怎么祷告?我想,他大概会求神让他早点获得自由。

我们的祷告,通常和我们此时此刻所遭遇的问题息息相关。然而,我们的错误可能在于:我们把我们的问题,看得比神还重要。因此,我们总是祈求神解决我们的问题,而不是祈求神让我们在问题中更深地倚靠他,经历他。

我们当然可以求医治,求兴旺,求自由。但是,如果身患重病,生意破产,身在监牢,就是神塑造我们,炼净我们的方式,我们又该如何祷告?

我们要继续把焦点放在我们的问题上,还是抬头仰望,把焦点放在神在问题中给我们的带领上?

以神为中心的大卫

在《撒母耳记上》第23章,我们看见大卫一直处于扫罗的追杀中。大卫目前最需要的,就是逃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躲避扫罗的追杀。但是,大卫并没有深陷于自己的需要,以至于忽视他同胞的需要。

换言之,对大卫来说,他自己的问题不是最重要的。对大卫来说,上帝他自己,上帝的心意,都远远比他自己的问题更重要。

在《撒母耳记上》第23章,我们看见两群人都陷在极大的问题中。

第一个,是大卫。他的问题是一直被扫罗追杀。

第二个,是基伊拉城市的百姓。他们的问题是被非利士人追杀。圣经说:“非利士人攻击基伊拉,抢夺禾场。”(撒上23:1)

如果你是大卫,你会怎么向神祷告?

“主啊,求你使扫罗良心发现,不要再追杀我;哪怕扫罗执意要追杀我,也求你带领我,使我找着一个安全的地方,使我可以躲避扫罗的追杀。奉主名求,阿门!”

如果我是大卫,我应该会这么祷告。

那基伊拉城市的百姓呢?随他吧!我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我逃命都来不及,哪还有心思去思考基伊拉城市的百姓!况且,面对基伊拉城市百姓的问题,我也无能为力啊!

这就是罪人。当我们的问题和别人的问题同时产生,我们往往会只关注自己的问题,却完全忽视别人的问题。

正如在《路得记》中,深陷苦难的拿俄米,她处于极大的自怜中。她只看见自己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儿子。但是,她却看不见,她的两个儿媳也同样失去了丈夫,同样需要被安慰。

然而,大卫不是这样。在逃命中,圣经并没有记载大卫为自己祈求安全。相反,圣经记载大卫选择暂时忽略自己的问题,转而为基伊拉城市的百姓求平安。

《撒母耳记上》第23章记载了大卫的两次祷告:

第一次祷告在第2节。大卫求问耶和华说:“我去攻打那些非利士人可以不可以?”(撒上23:2)

第二次祷告在第4节。大卫又求问耶和华:“我去攻打那些非利士人可以不可以?”(撒上23:4)

从这两节经文,我们可以看到,处于问题中的大卫,他首先想得不是解决自己的问题。当听见神的百姓被攻击,他想的都是怎么拯救神的百姓。换言之,神百姓的痛苦,让大卫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痛苦;神百姓的艰难,让大卫暂时忘记了自己的艰难。

以神为中心的耶稣

在圣经中,有谁是真正这么做的?十字架上的耶稣。在各各他的山上,我们也看见两群人被撒但攻击:

第一个,是耶稣。他被钉在十字架上,双手双脚被刺透,鲜血不断顺着他的身体往下流。

第二个,是我们这群罪人。我们一直处于撒但的攻击之下,我们被撒但捆绑和奴役,甚至随时会面临永恒的审判。

按照耶稣的能力,他完全可以差派十二营天使为他争战。只要他愿意,他随时都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

然而,为了拯救我们这群罪人,耶稣甘愿为我们忍受被钉十字架的痛苦。在拯救自己,还是拯救我们之间,耶稣选择了牺牲自己,拯救我们。

耶稣并没有把他的痛苦,他的问题放大到最重要的程度。比起自己的痛苦,耶稣更关注自己对神的顺服,更关注神百姓的需要。

大卫的故事,引导我们更深地看见耶稣的故事。在十字架上,我们看见自己是如何陷入死亡的危险,又是如何被耶稣拯救的。

以自己为中心的扫罗

《撒母耳记上》23章,不仅告诉我们一个为了爱放弃自己需要的大卫。同时,它还告诉我们一个为了自己的需要放弃爱的扫罗。

当扫罗听见大卫拯救了基伊拉城市的百姓,并且现在就在基伊拉的时候。圣经记载:“于是扫罗招聚众民,要下去攻打基伊拉,围困大卫和跟随他的人。”(撒上23:8)

在基伊拉被非利士人攻击的时候,扫罗似乎视而不见,因为这不影响他继续作王。但是,当他基伊拉被大卫拯救的时候,扫罗就瞪大了眼睛立刻招聚众民攻打基伊拉。

为什么?因为众人更加倾向大卫作王。因为大卫的做法,威胁到了扫罗的王位。

扫罗本来应该放弃自己的需要,招聚众民解救基伊拉;但是,扫罗现在却在基伊拉被拯救以后,招聚众民攻打基伊拉。这说明,扫罗是一个把自己的问题看成比其他一切都更重要的人。

在扫罗心中,只有他的王位最重要,只有他的问题最重要。只要他的问题能够被解决,上帝都可以拿来利用,神的百姓都可以拿来牺牲。此时此刻,扫罗更像是撒但的奴隶,而不是耶和华的仆人。

问题是,我们现在人生的走向,是越来越像扫罗这样以自我为中心?还是像大卫这样越来越以神国的事情为念?

本来,我们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但是,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拯救,已经把我们从罪的捆绑中释放出来。

换言之,耶稣拯救我们,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呼召我们不断从扫罗走向大卫。实际上,也不是走向大卫,而是走向那位同样呼召和拯救大卫的耶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