肮脏的富裕

发布时间: 2020-10-16 12:08:49
A+ A- 关灯 听书

最近,我认识两位全职同工。他们都在温州这座小城市牧会。第一位月薪8000以上,第二位月薪不足4000;第一位妻子有正式工作,第二位妻子全职在家带孩子。

在人看来,第一位应该比第二位更加感恩。可惜,事实截然相反。

第一位跟我说,他的月薪其实还不够,教会其实还不够成熟,没办法给他更多。从他的言语中,我看到了他对教会的舍己和牺牲。他好像做了很多,拿得很少。

第二位跟我说,在温州这座城市,牧者薪酬普遍很低。教会现在愿意给我这样的薪酬,已经很慷慨了。我非常感恩上帝给我这么多。从他的言语中,我看到了耶稣对他的舍己和牺牲。耶稣为他做了很多,他回应耶稣做得还很少。

这两场对话,让我想起弗朗西斯•陈在《狂热的爱》这本书里提到的五个字——肮脏的富裕。弗朗西斯·陈说:

如果以100代表世界的人口,那么其中53人每天花少于两美金的钱来生活。……比较其他人,我们拥有太多,但我们并不认为自己富裕。在任何需要奉献的日子,我们轻率地称自己“破产了”或“贫穷”!我们既没有破产,也不贫穷。我们很富裕,肮脏的富裕。

越反思自己的生活,我发现自己越像那第一位全职同工——拥有很多,但不满足,还想要更多。弗朗西斯·陈的这段话,让我越来越认识到自己身上的这种“肮脏的富裕”,并向神悔改。

去年,我的月收入过万,但丝毫不满足。我还想要通过兼职、通过写作赚取更多收入。当我把心思全部放在如何为自己赚取更多财富时,我就没办法把心思放在对耶稣拯救我这个事实的感恩和积极回应上。如果说2017年,我的奉献可能超过20%;那么,2018年,我的奉献绝对不超过10%。

2019年,其实我还活在2018年的贪婪中。感谢主,上帝借着一位清洁工夫妻对我说话,让我看见自己的贪婪和丑陋。2019年上半年,为了给小区里的邻居传福音,我们优先邀请容易邀请的对象来我们家吃饭,就是邀请我们小区里的清洁工夫妻来家里吃饭。

他们告诉我,他们每天早上四点多起来倒垃圾,扫地,中午稍微休息一会儿,一直这样干,差不多要干到晚上七点半才能休息。无论外面艳阳高照,还是暴雨倾盆,他们都必须干活。一周七天,每天都这么干,没有休息。他们的月薪有多少?1700元。

听见他们描述自己的生活,我感到震惊。不是震惊他们的生活有多辛苦,而是震惊自己的生活有多邪恶。原来,上帝这么爱我,他给了我这么多,我竟然还不知满足想要更多,真是罪该万死。

上个星期,我发现另外一件事,就是他们没有淋浴设备。他们住在地下室,没有卫生间,上厕所只能用公厕,洗澡只能用脸盆接水往自己身上倒。

你可以想象那个场景吗?我在小区上面发呆,看着清洁工叔叔用脸盆洗澡。我再次意识到,我的想法有多么邪恶。

我在想什么?我们住着150平米四室两卫的房子,可是我还在嫌弃家里的两个卫生间不够干净,不够整洁,我还在嫌弃我们家的热水器不够好用。你看见我有多丑陋了吗?

请清洁工夫妻来家里吃饭,和他们聊天,观察他们的生活,让我幡然悔悟:原来我竟然这么富裕,我的富裕在上帝眼中竟然这么肮脏。

我发现,在上帝眼中,不断把钱装进自己口袋里,就像不断把大便装进自己口袋里一样令人恶心。因此,我向神悔改,真的是痛改前非。不再是花全部心思为自己赚取更多财富,而是祷告,求神让我花更多时间去思考怎样更好地慷慨奉献。

以前,我更多想得是怎么得;现在,我慢慢学习怎样给。上帝呼召我们成为他的忠心好管家,不是呼召我们成为又恶又懒的仆人,而是呼召我们按照他的心意,用他所赐给我们的所有恩赐和财富去服侍一切需要的人。

因此,我赚钱,不再是为自己赚钱;我花钱,也不再是为自己花钱。我首先考虑的不是自己的心意,我首先考虑的是上帝的心意。

感谢主,今年上帝借着这三件事情——与两位全职同工的对话,弗朗西斯·陈《狂热的爱》,与清洁工夫妻的对话——建立我的信心,让我不断向他悔改。

自从今年4月份开始,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我的收入减半。感谢主,虽然收入减半,但是上帝以他的厚恩待我——让我对自己贪婪的罪有更深的认识和悔改,也让我对他的恩典和赏赐有更多的理解和经历。同时,上帝也让我在他面前的奉献不断增加,慢慢恢复,甚至超过原先20%左右的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