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林健弟兄

发布时间: 2020-05-16 07:11:28
A+ A- 关灯 听书

弟兄姊妹,平安:

我是林健弟兄,服务号“小林弟兄”的唯一运营编辑。

这是一封自我介绍信,帮助你认识林健弟兄的成长背景和服侍方向。

我为什么推动属灵阅读?

1991年,我出生于浙江温州的农村。18岁以前,我都没有离开过我们镇。

有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

从小,我既无名师,也未曾远行。所幸,家里有圣经,也有属灵书籍可供阅读。

我爷爷是教会的长老。爷爷所牧养的教会就离我们家300米远。2000年左右,教会经常大量购书免费提供弟兄姊妹阅读。其中包括游子吟、威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海德堡要理问答。

除此以外,爷爷喜欢藏书,爸爸也算喜欢读书,所以家里虽然穷,但总是不缺少书读。

年少时,牧养我属灵生命,促使我更深认识神的,就是这些书。所以,我也希望更多人,可以借着阅读更好的属灵书籍认识神。

大学未毕业,我就在北京一家出版机构实习,学习怎么阅读和写作,也学习怎么推荐书籍。

后来,神让我看见温州教会的弟兄姊妹普遍不爱读书,以致属灵生命长期停滞。同时,神给我负担,让我心里渴望在温州地区推动属灵阅读。

因此,在2012年感恩节,我开始运营公众号“铸剑为犁”。在这个公众号上,我基本上每天会发布一篇读书摘要,供弟兄姊妹阅读,了解更多属灵书籍。

2019年4月22日,运营了六年多的公众号“铸剑为犁”被封,推动属灵阅读这件事情就慢慢落下帷幕。

随后,我写了一篇文章《铸剑为犁被永久封禁以后……》,表达我当时的想法,以及说明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我为什么推动属灵读经?

如果说12年到18年,我对温州教会最深的感悟是不爱读书。那么,当我17年回到温州,在温州教会委身,我才发现,温州教会最大的问题还不是不爱读书,而是根本不爱读圣经。

温州有个教会周一晚上,周三晚上,周日下午有各种聚会,但是惟独没有查经聚会。

我也私下问教会里很多弟兄姊妹,他们大部分根据教会的计划阅读一些属灵书籍,却甚少有人坚持每天读圣经。

这个事情让我很难过。我向教会同工提意见,却被指责为没有爱心。(我的感受,可能并非事实)那位同工跟我说:“你看见的问题是真的,教会弟兄姊妹确实不爱读圣经,那你有为这些弟兄姊妹祷告,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吗?”

这个事情让我更加难过。大部分人认为我向教会建议是鸡蛋里挑骨头,而不是用爱心说诚实话。(我的感受,可能并非事实)

同时,那位同工的话也让我反思:我是不是在推动阅读属灵书籍这件事情上花了太多时间,以致于没有时间鼓励弟兄姊妹静下心来好好阅读圣经?

我一直在反思。所以,当铸剑为犁被封以后,我立马着手运营“操练读经”和“操练读书”这两个公众号。

以前“铸剑为犁”内容比较杂,现在一分为二。“操练读经”主要推动属灵读经,“操练读书”主要推动属灵读书。

我们家孩子现在2周岁。因为要照顾家庭,也要工作,时间有限,所以常常没有经历同时兼顾两个公众号。

不过,我现在的主要精力还是用于推动属灵读经,胜过属灵读书。基本上,有时间,我都会在“操练读经”这个公众号每天更新一篇原创读经默想。若神许可,未来的计划,我会在“操练读经”这个公众号加入更多读经方法和名牧讲章。

我的成长历程

18岁,高考落榜。当时,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放弃读大学,做生意,赚钱,逍遥快活。

无奈,爸爸妈妈逼着读大学。因为分数过低,几乎不可能在省内读本科(二本),浙大毕业的表哥就帮我填了远在北京的本科院校。

谁曾想,18年都未曾离开过家,一走,就走得那么远。

从小习惯了说闽南话,离开家时,我普通话都说不利索。

在北京坐公交,每次坐都要问乘务员是否到科丰桥北,或者是否到清源路,但就这七个字,我都要说好几遍,乘务员才听得懂。

在同学面前,我几乎不说话。因为只要一说话,要么有人暗暗嘲笑,要么自己感到羞愧。

18岁,在北京,我像个刚出生的孩子。每次别人说话,无论说什么,我都非常仔细地听。我不仅听,还努力记,就为了能说点标准的普通话。

诸如此类,我在北京学会了怎么说话,怎么和人打交道,怎么喝酒,怎么调侃。但是,我忘记了怎么信靠神,怎么不停止聚会。

18-20岁,大学前三年,我几乎没去教会。直到有一天,上帝开我的心窍,圣灵在我心里动工,让我向上帝彻底降服。

我去教会是因为一个人。他的名字叫慈恩。从大一开始,每个学期他都会找我聊天,劝我去教会。从大一到大三,整整三年六个学期,他被我拒绝无数次,但始终没有放弃约我,劝我。我也相信,他始终没有放弃为我祷告。

在圣灵的动工,以及他的软磨硬泡下,我开始去教会聚会,并且委身。因为从小在主日学长大,还算有些信仰底子,所以在教会成长比较快。两三年以后,就在教会独立带领查经小组,参与主日领会,诗班灵修分享等等。

描述这些经历,是为了让读者认识我。我不是什么好人,我是穷乡僻壤出来的野孩子,我也是反复无常,离弃耶和华的小人。但是,神爱我,他借着这样的方式,让我在诸般事上被训练,被陶造。

比起很多人,我知道,我身量依然很小。但是,我知道,我也确信,神爱我。因为被爱,出于感恩,我开始尽我所能服侍主。

神曾经借着我表哥让我去北京读书,神曾经也借着慈恩弟兄把我拉回教会。后来,神也借着XF牧师,让我在上海参加为期半年的教牧实习。我深深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出于我自己,乃是神用他的爱搀拉着我。

我的信主见证

温州常年有台风。我对神的认识,和两场台风有关。

第一场台风,我记不清名字,只能记住细节。因为家里穷,有几年时间,我们一家四口住的都是茅草屋。

茅草屋有两个不好。第一个是不封闭,什么小动物都有。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有条蛇跑进我们家,蜷缩在角落里取暖,把我妈吓得半死。

第二个是不稳固。每次台风来,我都担惊受怕。基本上,台风来的前几天,是我祷告最殷勤的几天。因为怕茅草屋被刮倒,所以切切向上帝祈求。

有一天晚上,我向上帝祷告:“主啊,如果你真的存在,就让台风刮去茅草屋的那一角,然后保留房屋的大部分。”

台风过后,我第一时间跑出去观看我们的房子。果然,房子被刮走的那一角,就是我祷告的那一角。

从那时起,我就确信上帝真的存在。哪怕我远离教会,陷在过犯罪恶之中,我依然确信,上帝真的存在。

第二场台风,叫“桑美台风”。超强台风,最大风力强度17级。小时候,12级台风,我们都很少听说。谁知道,还有17级的超强台风。

在“桑美台风”中,我们的茅草屋被夷为平地。我和姐姐在屋外的砌墙的卫生间避风,我爸爸则在房屋倒塌前的最后3秒钟冲到卫生间。

上帝真实存在。这次,他并没有施展大能拯救我们的房子。这次,他施展大能拯救我们的生命。在17级的台风中,我爸爸拉着我和我姐姐的手,匍匐在地前进,到我叔叔家避难。

台风过后,我回家观看,满目疮痍。那时,阳光明媚,我就躺在废墟上一边晒太阳,一边感谢神。躺在废墟上,翘着二郎腿晒太阳的那一刻,是我这辈子和上帝关系最亲近的时刻。因为上帝拿走了我们的一切,却把他自己给我们。(这里,我想起了雅各的天梯,他离开家一无所有,却真正遇见上帝。)

从那一刻起,我立志将我的生命献给神,敬拜他,服侍他。

一场台风,让我确信上帝存在。一场台风,让我立志用生命服侍神。

但是,好景不长,在那次信仰巅峰以后,我开始慢慢远离上帝,到了大学就不再参加任何聚会。直到2012年,在教会的牧养下,我看见自己的罪。

我的罪,是我一直想自己掌控自己的人生,却不愿意让上帝作我生命的主宰。我一直想做自己要做的事情,高考落榜,我想着做生意。读大学时,我另一位表哥刚好在北京混得不错,我就跟他学做生意。我跟他出去应酬,我跟他出去喝酒,直到有一次放假回家,我妈告诉我:“你脑子已经不行了,整个人喝酒喝傻掉了。”

那时,我才恍然大悟。虽然确信上帝存在,虽然曾经立志服侍神,但我一直在追求自己想要的成功和财富,没有让上帝主宰我的理想和时间。这就是我的罪。

在认识到自己罪的那一刻,我就决心悔改。2012年6月2日,在教会的安排下,我在北京密云的一条河里受浸礼。

受洗以后,信仰生活大概就像约翰·班扬《天路历程》的天路客一样,常有挫折,常有失败,也常有安慰,常有喜乐。只能用四个字总结:屡败屡战。

欲知更多详情,请阅读约翰·班扬《天路历程》,此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