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我们的家在天上

发布时间: 2020-03-19 01:58:20
A+ A- 关灯 听书

中国人自古就有思乡情结。春节,一定要回家过年;中秋,一定要回家团圆。

我们想念家乡,是因为家乡有我们日夜思念的老父亲老母亲;我们想念家乡,是因为家乡有我们不需要付房租就可以遮风挡雨的房产。

2016年年底,我们到上海租房。因为特殊原因,我们夫妻俩在上海过春节。那个除夕夜,我发觉自己在那里孤苦伶仃——没有亲人,没有产业。上海的一切繁华都和我没有关系。因此,我差点买了车票,准备回家吃个年夜饭,睡个觉,大年初一就赶回上海。

感谢主,年后教会有一对夫妻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吃饭,不久又有一对夫妻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吃饭,再过不久牧师又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吃饭。

不过,对亚伯拉罕来说,一切就没那么幸运了。

亚伯拉罕没有教会群体,没有教会的弟兄姊妹邀请他吃饭。自从亚伯拉罕75岁离开迦勒底的吾珥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乡。每一年,他都在外过年,没有亲人,没有土地。撒拉也是如此。创世记23章告诉我们:

撒拉享寿一百二十七岁,这是撒拉一生的岁数。撒拉死在迦南地的基列·亚巴,就是希伯仑。亚伯拉罕为她哀恸哭号。后来亚伯拉罕从死人面前起来,对赫人说:“我在你们中间是外人,是寄居的。求你们在这里给我一块地,我好埋葬我的死人,使她不在我眼前。”(创世记23:1-4)

撒拉跟随亚伯拉罕离开家乡时是65岁,死在迦南地是127岁。整整62年,亚伯拉罕和撒拉都在外漂泊。

期间,他们遭遇过饥荒,也遭遇过欺压。亚伯拉罕自己挖的水井,自己无法享受,却被亚比米勒的仆人霸占。(创21:25)

无论在埃及地,还是在迦南地,亚伯拉罕都担心惧怕被杀害,以至于谎称妻子是妹子。

终局,在最亲爱的妻子撒拉死的时候,亚伯拉罕竟然没有一块小小的土地,哪怕一个洞可以埋葬死人。

可是,62年前,上帝呼召亚伯拉罕的时候,他是怎么说的?他说:“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我必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创12章)

62年前,上帝的应许,和62年后,亚伯拉罕现实的处境,实在相差十万八千里。

上帝应许亚伯拉罕成为大国,亚伯拉罕现在却还是个寄居的;上帝应许把地赐给亚伯拉罕的后裔,亚伯拉罕到137岁竟然还没有一块土地可以给儿子以撒继承。

要是我,肯定早就充满怨言和不信了。可是,亚伯拉罕似乎不受影响,甚至越来越有信心,为什么?希伯来书的作者告诉我们:

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说这样话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希伯来书11:13~16)

亚伯拉罕的信心,不是建立在地上这个家乡上,而是建立在天上那个家乡上。惟有羡慕那个更美的家乡,才能让亚伯拉罕在“成为大国、拥有土地”这些应许并未实现时依然充满信心。

每个人都有思乡之情,我们都在找一个家乡。如果我们寻找的家乡在地上,如果我们建立的基业在地上,那我们会永远不得安息。

著名的清教徒牧师巴克斯特曾写过一本书《圣徒永恒的安息》,这本书告诉我们:有一种荣耀的安息――永远地享受上帝完全的同在,正等着我们。对这安息的盼望可以安慰那些正经历痛苦的人,并且使他们在忍耐中得到力量。因为他们明白这地上的时日是暂时的,但那天上的产业却是永恒的。

2016年除夕,我在上海思念温州的家乡,因为家乡有我的爸爸妈妈。2018年,我开始操练一件事,就是在这地上思念那个天上的家乡,因为那个家乡也有我的爸爸——天父上帝。

所以,我们给我们的女儿起名叫:林天家。我们希望借此提醒自己,常常羡慕和思念天上那个更美的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