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到明年这时候,我要必回到你这里

发布时间: 2020-03-17 01:28:48
A+ A- 关灯 听书

约翰·班扬有本非常著名的小说《天路历程》,简介大体如下:

“天路客先在绝望潭几乎遭受灭顶之灾,后来两次躲开堡垒魔王的冷箭,突破路途两只猛狮的封锁,又在死荫谷里死战浑身披着鳞甲的亚波伦魔王。再后来,他突破绝望巨人的疑惑寨和献媚者的罗网,渡过了天河,终于到达了至善、至美、至福的天国之城。”

天路历程实在艰险,随时有绝望、沮丧、疑惑入侵,随时要与强大的敌人,自己的惧怕、灰心、冷漠作战。虽然天路客奔走天路的画面历历在目,惊心动魄,但我们不得不说,天路客绝对不是天路历程的中心,上帝才是。正如在信心之父亚伯拉罕的人生里,亚伯拉罕也不是天路历程的中心,耶和华才是。

一、亚伯拉罕和撒拉的不信

在创世记12章,我们看到亚伯拉罕的不信和惧怕。他因为迦南地发生饥荒离开应许之地下到埃及,他的离开显明他的不信。他下到埃及后因为爱惜自己的性命将自己的妻子拱手让人,他的妥协显明他的惧怕。但是上帝并没有放弃拯救亚伯拉罕,他向埃及法老显现,促使法老王将撒拉还给亚伯拉罕。

在创世记17章,我们再次看到亚伯拉罕的不信。当上帝对亚伯拉罕说:“我必赐福给撒拉,也要使你从他得一个儿子。”(创17:16)我们发现亚伯拉罕的回应是喜笑,心里说:“一百岁的人还能得孩子吗?撒拉已经九十岁了,还能生养吗?”(创17:17)

在创世记18章,我们看到撒拉的不信。当上帝再次应许亚伯拉罕跟他说:“到明年这时候,我必要回到你这里,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个儿子。”(创18:10)我们发现撒拉的回应是暗笑,心里说:“我既已衰败,我主也老迈,岂能有这喜事呢?”(创18:12)

按照人的常理,上帝实在不可信。亚伯拉罕年纪已经老迈,很可能无法再有性生活,他怎么从撒拉得孩子呢?撒拉月经也已经断绝,她怎么从亚伯拉罕得孩子呢?

很多时候,我们常常陷入这样的困惑:我口齿笨拙,怎么能上台讲道呢?我对音律一窍不通,怎么能上台带领敬拜呢?我对属灵的事模糊不清,怎么能让我服侍呢?

也有很多时候,我们陷入更深的绝望:我年老色衰,还能找到另一半吗?我身无长技,还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吗?我无亲无靠,将来老有所依,老有所养吗?

太多时候,我们因为对科技,对这世界的认识太深,以至于我们竟无法相信彼岸世界超自然能力的存在。我们对我们头脑里对这世界的认知充满信心,以至于我们没办法对掌管天地的主充满信心。

亚伯拉罕和撒拉认识上帝,也知道上帝在对他们说话,但是他们依然无法完全相信上帝。亚伯拉罕和撒拉觉得上帝的世界太不合理,太不符合逻辑,以人的理性真的没办法相信。

二、上帝对亚伯拉罕和撒拉的回应

面对亚伯拉罕和撒拉的不信,上帝如何回应呢?他曾数次应许亚伯拉罕要从撒拉得一个儿子,如今,他还要再说:

“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吗?到了日子,明年这时候,我必回到你这里,撒拉必生一个儿子。”(创18:14)

这是撒拉暗笑以后上帝的应许,我们还要再看看撒拉暗笑之前上帝的应许,在创世记十八章10节,耶和华说:

“到明年这时候,我要必回到你这里,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个儿子。”(创18:10)

在这两段经文里,撒拉必生一个儿子不是这两段经文的中心,“明年这时候,我必要回到你这里”才是这两段经文的中心。没有上帝的出现,撒拉一辈子都不可能生育。

从这两段经文,我们看到撒拉必生儿子的两个最重要的原因,第一,是时候到了,也就是明年这时候。第二,是上帝必要回到他们这里。换言之,撒拉如果要生一个儿子,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是时候要到。第二,是上帝要到。

为什么要等时候到了才能有孩子?上帝为什么不在亚伯拉罕年轻的时候就赐给他后裔,这岂不更好吗?对不起,这是我们的旨意,不是上帝的旨意。当我们每天祈祷“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的时候,我们要寻求的是我们顺服上帝的旨意,而不是上帝遵行我们的旨意。

上帝为什么要在亚伯拉罕年纪老迈,撒拉月经断绝的时候赐给他们孩子?我觉得最有可能的是上帝要在软弱的人身上彰显他的能力。保罗在哥林多后书说:

“他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后12:7-9)

如果亚伯拉罕和撒拉都在年轻力壮的年龄生以撒,我们更多看到的是自然现象,而不是“上帝必要回到这里”的超自然现象。如果摩西在四十岁文武双全而不是八十岁体力衰竭,口拙笨舌带领以色列民出埃及,我们更多看到的是摩西的伟大与权能,而不是上帝。如果保罗没有一根刺加在他身上,他或许会如他自己所言自高自大,窃取神的荣耀。

但我们要感谢神,他的恩典够我们用的。他的能力,要在我们一切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当我们在软弱中求告他,仰望他,他要应允我的祷告,他要对我们说:“明年这时候,我必要回到你这里。”

“明年这时候,我必要回到你这里。”这是上帝对亚伯拉罕的应许,也是上帝对我们的应许。当时候满足,我们将在荣耀的国度里享受每天与神同在的喜乐。因此保罗才说,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若比起将来那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

明年这时候,也就是在创世记21章,圣经说,耶和华按照先前的话眷顾撒拉,便照他所说的给撒拉成就。(创21:1)明年这时候,我们看到上帝果真回到亚伯拉罕这里,赐撒拉一个儿子。

三、我们的暗笑终将变为喜笑

从此,撒拉的暗笑变为喜笑。撒拉说:“神使我喜笑,凡听见的必与我一同喜笑。”(创21:6)

撒拉的故事是我们人生所有故事的缩影。撒拉曾经因为无法生育忧烦愁闷,直至上帝应许她生一个儿子时,她依然暗笑,心里说,这不合逻辑,这怎么可能呢?但上帝并没有因为她的忧闷,也没有因为她的暗笑而远离,甚至放弃她,他反而再次重复、确定他对她的应许:“到明年这时候,我必回到你这里。”

如果我们和撒拉一样,处在“无法生育”的痛苦里,我们要相信,我们要耐心等候,“到明年这时候,上帝必要回到我们这里。”

感谢神,基督已经为我们降生,他已经为我们受死、埋葬、复活、升天、得胜,他向我们应许说,他还要再来。他曾经在我们中间,他应许我们说有一天他必要再回到我们这里。等他来到,他“要擦去我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