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马田:基督教——在人是不能

发布时间: 2020-03-13 02:17:17
A+ A- 关灯 听书

门徒就分外希奇,对祂说,“这样谁能得救呢?”耶稣看着他们说,“在人是不能,在神却不然,因为神凡事都能。”马可福音十26~27

我越思想这段话,就越觉得今天社会大众对基督教会失去兴趣,实在不足为奇。事实很明显,我们这些继续去教会敬拜的人,多多少少“背叛了过往”,忽视或放弃了一个重要的原则,而这原则历来一直是世上基督教会真正的资产。若仔细研究,虽然每当教会传讲这个原则的双重信息时,教会就能得胜有余,高唱凯歌。这双重信息是,人本性是败坏的,而且绝对需要神的介入才能得救。就如彼得所说,“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一个传讲这种信息的教会,不是吸引人,就是逐退人;你不是欣然加入,就是心生仇恨,企图迫害她。有一点是很确定的——你无法对他置之不理,因为他的信息绝对不放过你,它不是刺痛你,谴责你,责备你,激怒你,就是深深吸引住你。你不是被包容进去,就是被阻挡在外。你若以为可以救自己,这个信息就会让你感到受辱,懊恼,你会对生活中的搅扰和干预感到忿忿不平;但你若看到自己的失丧和无助,而奔向神伸开的双臂,你就能得到救恩和安息。

但今天有多少人真正相信这信息?我们中间有多少人真正相信,神若不介入我们的生活,我们就必灭亡,永远沉沦?今天基督教会是否真能给人这种独特的印象——人类若没有神在耶稣基督里的恩典,就只有灭亡一途?我们是否像使徒,众圣徒,以及在宗教大觉醒和大复兴时期的教会那样,对此满怀信心和把握?我认为这是教会肢体的试金石,毕竟每一个人都必须承认,这是基督徒信息的中心真理。它是基督的教训之主要真理,也一直是教会教条的中心真理,不论是罗马天主教或基督教都如此,虽然二者在许多次要的议题上各持己见。在过去,人们或许会关心一些次要的、旁枝末节的部分,并因此分门结党,对这个中心真理的含义和实行方式争论不休。但他们都同意,人是靠神的恩典而得救,只是他们对救赎计划中人所占的部分,和神所占的部分,以及人的自由意志等,有不同的强调。但我观察近代人的争论,发现他们所争的并非这个中心真理的含义或推论,而是真理本身。面临考验的不再是某一个教派或宗派,不再是几个团体之间的争论,而是整个教会,是每一个打着基督徒名号的教会;最基本的议题正面临存亡危急之秋。所以我们中间有些人对那些无关痛养的争论,和各团体之间的互相嫉妒感到厌倦。这就像房子着了火,还在争论那个房间最大一样幼稚可笑。熊熊火焰正吞噬整栋房子,浓烟弥漫着每一个房间,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扑灭大火,而不是抢救各人所喜爱的家具。

我的意思是,当今教会最普遍而受欢迎的观点,就是每一个人里面都有自己的救恩,他只需要操练这救恩就够了。这实在不幸!它甚至更进一步声称,我们都会透过改革的过程。逐渐而稳定地在自己里面作成得救的功夫,最后成为“完全人”。我们都很熟悉这种论调——主张人类正缓慢但稳定地朝着更高的境界迈进。这些人甚至声称,他们能从历史上找出实际的论据,来支持这论点。难怪今天的世界,就是指无神论者或其他人,会持守这种观点。他们总得坚持某种观点才行,就像有人说的,“没有一个缺乏灵感的世代能够生存下去。”他们既然发现世局如此绝望,只好将想象力投向未来,自我安慰说,虽然我们的景况不佳,但至少正在改善中。他们指出近代的重大改进:医院和慈善机构林立,人类生活日趋舒适,已发明各种疏解或避免痛苦的方法,奴隶制度和各种残酷的运动遭到禁止,妇女和儿童受到保护,不得在广场或其它危险场合工作,以及一般大众的人权状况已有长足改进。于是他们下结论说,“人类正逐渐向更高的层次演进。”

这些卓越的进展固然无可否认,但我必须问,这能证明我们优于五百年前,甚至更早世代的祖先吗?这些进步一定保证你我有更强的能力听从自己里面良心的声音吗?单单因着这些改进,我们的道德就能更上一层楼吗?人内心的嫉妒、猜忌和仇恨,会因此减少吗?我们国家的犯罪和离婚率正直线下降吗?现代工业制度和奴隶制度又有何差异?我们已摧毁的贵族阶级,和建立在其废址上的财阀富豪阶级,彼此有何分野?

十九世纪中叶的人曾夸口说,他们的刀剑都铸成犁头了,但我们又看见这些犁头如何被铸成高度爆炸性的武器。或许公开的偷窃和抢劫较以前减少,但今天社会上对逃税一事津津乐道的人却比比皆是。这一类恶性自古不变,你我和以前并没有什么两样。今日人类面对的试探仍如古时候一样诡诈,我们和旧约世代的人一样软弱。我们说,“古人的生活多么悲惨啊!他们没有任何享受,缺乏医院及其它建设,实在可怜。近代日新月异的发展确实造福人类匪浅。”他们把整个观点建立在这种消极的论述上。由于大卫的时代没有医院,他们就认定我们比当代的人高一等。何不好好阅读圣经,看看圣经怎么说?思考一下我们所读到有关那时代的人之积极部分。他们是怎样的人?我们知道他们也受到试探,软弱无助,并且跌倒。他们犯了什么罪?与我们当中最猖獗的罪无异。这些事实与现今流行的观点互相矛盾。诸如此类的例子不胜其数,我们无法在此一一讨论。

不久前我在报纸上读到的一段言论让我大吃一惊。那人很严肃地指出,上一次世界大战的污泥、血腥、残酷,使他感觉身处地狱,他几乎因此成了无神论者,宣告神并不存在。他看到人类互相屠杀,那凄惨的景象使他觉得人类实在可怕,他所能得到的惟一结论,就是世上没有神。但同样的一个人,却相信人类正朝更高等的境界迈进。他相信人类正逐渐成功的这个信念,竟然是建立在「神已经全盘失败」的假定上。这两者确实无法兼顾。他们说,“人类已经进化了几百万年,仍然在逐渐改善中。”然而他们在一九一四年至一八年期间,发现人类举止与禽兽无异,就开始怀疑神的存在。

我所关切的是,这种进化观点在我们的教会中已经根深蒂固,不容忽视。如果人真的在逐渐进步,我们就没有必要相信神确切而不断地介入个人的生命中——我们可以透过渐进的过程而精益求精。难怪我们越来越少听见人提及“悔改”或“重生”一类的词汇了。难怪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去教会敬拜神。基督教会应该宣讲神的介入和掌管,离了祂,灵魂就必失丧;教会历史显示,有成千上万的人可以见证神如何介入他们的生活中,只要教会传讲这信息,只要神的大能不断彰显在个人的救恩上,人们就会走进教会,不管他们是出于畏惧或其它原因,至少他们觉得,来教会或许能为他们的生命带来永远的改变。

教会若不传讲神如何介入人的生命,反而相信人可以逐渐进化,教会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因为我们可以在家里、外面、海滩上自我发展和进步。世界认为这是极合乎逻辑的,但却不是基督徒的立场。根据耶稣的教训,任何人若相信并传讲这种观念,就无权自称基督徒。因为耶稣说,人得救不是经过几百万年进化的结果,而是生命的改变,有时候这种改变是突然而戏剧化的,是在今生今世就完成的。如果这不是耶稣的教训,我要严肃地问你,那耶稣的教训又是什么呢?狂热和惊喜已经从我们的教会中销声匿迹了,我们不再指望人悔改,也不再得到悔改的人,因为基督的教训精义之一就是,你若全心全意相信、祈求,你就能从神那里得着。今日教会缺乏效率,门可罗雀,原因何在?因为他们不再相信神的大能此时此地就足以改变人,使人悔改,反而相信世界和人类正在逐渐改善。另一方面,他们仍旧坚持说自己是基督徒;这就叫人怀疑,他们对基督徒的定义和救恩的意义可能有误。对大多数人而言,作基督徒的意思就是极力避免犯罪,尽量善待彼此,结果基督也成了一个仁慈和蔼的改革者,我们应该效法祂所提供的楷模。

让我们来探讨一下基督如何看待救恩的问题。再读一次福音书,相信你一定会同意我的说法——没有一个真理比我们正讨论的这段经文更明显,更醒目的了,那就是“在人是不能”,只有神能,或者如保罗所说的,这是“神的恩赐”。让我们来思想基督提到的几件事。

首先来看登山宝训,很多人假装相信那段论述,并且把他们的哲学和人生观建立在其上。但你若检查他们所说的,就会发现他们其实只抽出自己喜欢的部分,其余的就置之不理。登山宝训的要求是什么?我们必须“虚心”、“温柔”、“怜恤人”、“清心”、“使人和睦”,必须甘心乐意为主的缘故受逼迫和怒骂。我们不仅不能犯*淫,连动淫念都不可。我们必须爱仇敌,为那咒诅我们的人祝福。要善待那恨我们的。我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等等。耶稣定下这一切,不是指望人花几百万年来达到完全之境。祂乃是要人当时当场就去行。耶稣基督说得很清楚,祂要门徒当时就照着行。来吧!让我们面对这挑战。你能说什么呢?至于我,我只能满怀羞愧,含着泪光重复耶稣基督的话,“在人是不能”。

再来看祂在马可福音第十章说的另一句话,“凡要承受神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对我来说,这比登山宝训更难懂。这是什么意思?是指我的心思意念都当像小孩子,变得如一张清洁的纸那样纯净,我必须除去一切罪恶不洁的知识,放弃我自幼年起就开始累积的想像、暗示、影射;我一切属世的智慧、聪明、狡猾都必须扫除一空,我必须深感无助,完全信靠那“另一位”。换句话说,我必须意识到自己的全然无助,直接面对永生和救恩。依靠那比我强大的一位。我自己的知识无法救我,我的聪明,我的努力都无济于事。我必须“感觉”孤立无助,而不是装出无能为力的样子,这样我就能把自己完全交托给神,像小孩子把自己交在父亲手里一样。面对着神,我必须感觉到自己的虚空,就如小孩子一样。“在人是不能。”我越想忘记自己,和自己的知识,自己的聪明,我就越记得它们;我越记得它们,就越感到烦恼。人类越“开发”,他的心思和想法就越得到发展——但他能够发展出小孩子的心灵吗?

再来看本章所描述那个富有的青年官。基督对他说,“诫命你是晓得的: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不可亏负人、当孝敬父母。”那位年轻人说,“夫子!这一切我从小都遵守了。”我们这些自叹弗如的人听了这番话,一定觉得他多少已经得救了。但耶稣回答说,“你还缺少一件,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遵守诫命并不能使人得救。“这样谁能得救呢?”“在人是不能。”即使这个出类拔萃的年轻人;即使尼哥底母;即使马可福音第十二章记载的那个文士,他后来去见耶稣,他承认只有一位神,也同意耶稣提出的最大一条诫命,但圣经告诉我们,“耶稣见他回答的有智慧,就对他说,『你离神的国不远了。』”离神的国不远?那么还有谁能进神的国呢?“在人是不能。”或许他说:“我相信拿撒勒人耶稣是世上最伟大的人物,我愿意跟随祂,效法祂的榜样,因为我知道这是上上策。”亲爱的朋友,在你打算全力以赴、呕心沥血去达到这目标之前,让我提醒你,祂亲自说过,这在人是不能作到的,因为祂教导说,“神的国就在你们心里。”因此你进入神的国之前,必须先彻头彻尾地改变。“古实人岂能改变皮肤呢?豹岂能改变斑点呢?”是的,你若像小孩子那样进入神的国,那么去爱自己的仇敌就易如反掌了。

要作一个外在国度(也就是在你外头的国度)之好公民,并非难事。要作到不偷窃、不犯法律所禁止的罪行,也并不难。即使作一个理想国度(例如柏拉图所构思之理想国)的好公民,只要尽力而为,也指日可待,因为我们只需避免冒犯其他人就够了。但神的国是在人心里的。在那里,一个不洁的念头就等于一般国度里的行动,欲望就等于行为,贪婪就等于实际的强取豪夺。要一个人为某种良好的理由而放弃事业、财富、期望、奢侈享受、舒适生活、智力、才干、权利、精力,并不太难——至少任何意志坚决、不屈不挠的人都能做到。但人在进入神的国之前,必须舍弃自己,和自己的骄傲、野心、对掌声的喜爱、声誉、名望,和所有一切!这能做得到吗?难怪门徒问耶稣说,“这样谁能得救呢?”我们今天明白了进入神国的意义,也不禁发出同样的问题,“主阿,这样谁能得救呢?”祂回答说,“在人是不能。”人无法救自己,也无法救别人。我们不能照自己的理想改变自己。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欲、野心、渴望、欲望、脾气、嫉妒——我们天然的本性强过我们本身。“在人是不能。”但靠神的恩典,情况就大不相同了;在神没有难成的事,因为“在神凡事都能”。

在我看来,这就是整个基督教的信息。世上最能干、最杰出的人也无法救自己,但“凡事都能”的神可以拯救全人类——包括最无知,最邪恶,最卑鄙的人。现在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遭人鄙视、弃绝的税吏和罪人,也能够跟随耶稣基督,因为基督要求你我别再尝试那不可能的事,而让神来替我们作。法利赛人和文士提出抗议。因为祂定的标准太高,他们无法靠自己的力量达成。他们一向过着合乎道德的生活,觉得耶稣是在故意刁难他们。另一方面,那些醉酒的人和堕落的妇女却萌生出一丝希望。他们知道自己一败涂地,好像一艘触礁的船只,任何人都无法救他们脱离泥沼。但他们听到耶稣说,神关心他们,祂可以改变他们的本性和生命,他们终于看见了一线盼望。人类说“我无法改变自己。我无法革心洗面,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耶稣基督说“你当然不能,没有一个人能,但神能改变你,赐你力量和能力。你当顺服在祂脚前。”所以彼得说,“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这事实在日常生活中可谓屡见不鲜。你看见社会工作人员如何企图帮助贫穷的醉汉。他们说,“顾顾你的面子!拜托你改改你的生活方式吧!”没有改变。“看在你街坊邻舍的面上,力图振作吧!”依然故我。“为了社会的缘故,拜托你多加检点,改过自新。”毫无动静。为国家或社会死,似乎远比为他们活要容易得多。“为你父母的缘故,拜托你重新做人。”没有改变。“看在民主的面上!”没有改变。“为了你的政党,你应该醒悟过来,回到你妻子的身旁。”没有果效。他就是做不到。“为了你所爱的孩子,你应该痛改前非。”但他却无能为力。难道真的毫无盼望吗?朋友,我们有永恒的盼望。历世历代以来,许多和我们一样败坏的人,都无法回应这一类的呼吁,但靠着耶稣基督的名,他们整个生活焕然一新。不可能的成为可能,是神成就了这一切。他们发现自己成了新造的人。

你有什么软弱和罪?你可以奉神和基督的名,降服在祂的大能之下。这大能如今依然活跃,依然管用。看看你眼前的这些人,你知道他们从前的光景。观察他们的改变。到底是什么造成的?只有神的大能。不妨问问他们,究竟怎么回事。他们无法说得清楚,他们只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对付他们,震撼他们,使他们与从前判若二人。你或许觉得已走到了穷途末路。我们都一样,但神“凡事都能”。祂可以改变你,再造你。你没有逃避的借口。向祂降服吧!好好思想,祷告!奉祂的名,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