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我的惧怕和神的拯救

发布时间: 2020-03-11 00:28:40
A+ A- 关灯 听书

当罗得和亚伯拉罕分开,渐渐挪移帐棚,直到所多玛。所多玛人在耶和华面前罪大恶极。那时,耶和华兴起基大老玛等四王攻打所多玛等五王。所多玛王战败,四王就把所多玛所有的财物,并一切的粮食都掳掠去了。又把罗得和罗得的财物掳掠去了。

亚伯拉罕听到这个消息,心急如焚,挑选精练壮丁三百一十八人,跟他出征解救罗得。耶和华与亚伯拉罕同在,亚伯拉罕杀败仇敌,将罗得和他的财物,以及妇女、人民,也都夺回来。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役,所多玛和蛾摩拉联合的五王都没能战败基大老玛和他的同盟王,亚伯拉罕凭借着自己三百多没有训练过的壮丁就战胜仇敌,满载而归。这让人想起来多少有点后怕,万一这些王再次联合起来攻打亚伯拉罕呢,仅凭亚伯拉罕手里的几百人能抵抗吗?

在创世记十五章,耶和华对亚伯拉罕说的话显明了亚伯拉罕心里的惧怕和上帝的再次拯救,耶和华曾帮助他战胜四王的仇敌,耶和华如今也要帮助他战胜惧怕人这心里的仇敌,圣经如此记载耶和华说话的场景和内容:

这事以后,耶和华在异象中有话对亚伯兰说:"亚伯兰,你不要惧怕!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地赏赐你。"(创15:1)

耶和华知道亚伯拉罕心里的惧怕,耶和华也赐亚伯拉罕信心,叫他不要惧怕,因为他是他的神,他是他的盾牌。我们在这段经文里发现亚伯拉罕的惧怕,他可能惧怕四王再次联合起来攻击他。

我们在这段故事以前,也发现亚伯拉罕的惧怕,他逃到埃及时,惧怕那里的人因妻子美貌而击杀他(创12章)。那个时候,亚伯拉罕还不到86岁。

我们在这段故事以后,也发现亚伯拉罕的惧怕,他到基拉耳的时候,可能也是害怕他妻子过于美貌使自己的生命和财产受损,他继续称他的妻子为妹子(创20章)。这个时候,亚伯拉罕已经99岁。换言之,亚伯拉罕花了十几年的时间,还是没有走出惧怕人的怪圈。

但在后来的故事里,我们发现亚伯拉罕单单敬畏耶和华,不再惧怕人,这显明耶和华的拯救是真实的。当亚伯拉罕赶走以实玛利这个儿子时,他可能需要承受来自仆人和本地人异样的眼光(创21章)。

当亚伯拉罕定意将以撒献上为祭的时候,他也要克服将要面临的他妻子撒拉和众人的唾弃和责骂(创22章)。但亚伯拉罕不再惧怕人,他开始真正敬畏耶和华,顺服神的命令,不再被自己可能的性命受损、名誉受损、愁苦增加而感到惧怕。

韦尔契在《亲爱的,别把上帝缩小了》这本书里说当亚当和夏娃堕落以后,我们每个人都处在惧怕人的景况里,我们每个人都有羞耻,我们每个人都害怕被曝光,我们每个人都害怕别人发现我们的笨拙、我们的不属灵、我们的罪。因此,我们每个人都把自己封闭起来,戴上面具,只在教会彰显我们属灵的样子,却几乎不向人承认自己的软弱和挣扎。即使在教会里,我们也害怕不被接纳,我们也害怕被嘲笑。

大概在我8岁的时候,我在主日学课上尽情、投入的学习诗歌,但是老师突然说,林健,你唱歌怎么老是低八度。虽然她可能是无意中说的,但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件事情至少影响了我十几年。老师的话,让我觉得被羞辱,让我意识到我的糟糕,并且这样的糟糕被暴露在所有同学面前,我感到尴尬和无法挽回。林健,你唱歌怎么老是低八度,这句话让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没有希望再像其他小朋友一样正常唱诗敬拜上帝。

从此以后,我慢慢远离诗歌,甚至开始厌恶唱赞美诗。无论主日学,还是主日聚会,一到唱诗环节我就感觉浑身不对劲,唱不出来,也不敢唱。我害怕我的丑陋再次被公开,我害怕当别人听到我老是低八度五音不全的声音时会嘲笑我。

虽然有时候我心情极度沮丧和难过时,我会一个人拿着诗歌本到某个没有人发现和听见的角落尽情引吭高歌,但是我始终不敢在人面前唱赞美诗。很长一段时间,每场主日崇拜对我来说都是煎熬,我期盼每场主日崇拜只有牧师讲道,没有其他任何环节。很长一段时间,我只在牧师讲道的环节入场,在牧师讲道结束默想音乐响起的环节离场。

这样的状态,大概持续了14年。直到我真正委身一间家庭教会,弟兄姊妹发现我的问题,鼓励我,帮助我,特别是告诉我其实我的声音还蛮好听。渐渐的,我也意识到我心里惧怕的问题。那个时候,上帝借着我妻子的慷慨,赠予我找到啦出版的《我爱吕西安》。这本书帮助我克服惧怕。

吕西安因为伤害了别人,使一个小男孩摔断了腿。他心里惧怕,不敢告诉人,等事情曝光以后,他又惧怕别人不饶恕他,不敢寻求原谅和饶恕。他一直活在惧怕里,直到一位老人帮助他,让他认识到"爱里没有惧怕,因为惧怕里含着刑罚",他才鼓起勇气悔改和认错。

因为这本书的帮助,我也开始鼓起勇气,不再惧怕曝光自己所带来的"刑罚"。无论是别人的不满,还是别人诧异的转头看,我统统不在意。我只知道我被这件事情囚禁了十几年,我需要上帝的拯救,我需要离开阴暗,潮湿的监牢,到外面的青草地呼吸新鲜空气。

因此,在祷告以后,我申请加入诗班。我知道我靠着自己没办法走出惧怕人的怪圈,我将自己交在上帝手中,加入诗班要么得医治,要么受伤更深。我把自己的软弱和丑陋暴露在弟兄姊妹面前,感谢主,他是亚伯拉罕的盾牌,也是我的盾牌,他并不离弃求告他的人。

时隔十四年,上帝帮助我克服了在唱赞美诗上惧怕人的困扰,使我在主日崇拜中可以尽情敬拜他,而不是像以前恐惧战兢,唯唯诺诺,仿佛惊弓之鸟,受了惊吓,听见异响就浑身颤抖。

我也知道我生活中还有很多惧怕人的地方,我惧怕别人知道我每天早上八点多起床,好像很不属灵;我惧怕别人知道我的懦弱,胆小,不敢放胆向身边的亲人传福音,尽管我几乎每天都为他们的灵魂得救祷告。

我知道我还有很多惧怕,因此,直到如今,我还是特别需要上帝的拯救。他曾拯救过我,他必将继续拯救我。我需要上帝不断地借着经文告诉我:"林健,不要惧怕!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赏赐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