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马田:错失良机

发布时间: 2020-03-07 00:16:48
A+ A- 关灯 听书

因为希律知道约翰是义人、是圣人,所以敬畏他、保护他,听他讲论,就多照着行,并且乐意听他。(马可福音六20)

我每次读这段有关希律的描述,都会觉得这是新约中最可悲,也最让人心惊胆寒的一段。我读的时候,心中总是五味杂陈,上下起伏。有时候我似乎对希律产生好感,开始同情他的处境;但下一刻我可能又觉得他真讨厌,是个大骗子,堪称圣经中最无药可救的人物。但有时候我又百感交集,感叹一个人可以在几乎得救的情形下却失丧了。毫无疑问的,这个威力无穷的例子所教导的主要功课即在此。这也是我要你们特别留意的地方。从这段经文来看,我发现有几个观点是必然正确的。

第一,福音要求我们下决心,打定主意,对某些事持确切的立场。

这是我们从希律这个悲惨故事的表面,明显看到的一点。他犹豫不决,再三踌躇,下不了决心。但他与施洗约翰交往的经过,也提醒我们,施洗约翰的事工最独特之处,就在他总是明确地对听众提出挑战,要求他们作决定。他从不浪费时间在旁枝细节上,他无意用甜言密语或滔滔雄辩来动人视听。他有一个确定的信息,并要求听到的人对这信息作出确切的回应。

我们读到,约翰的信息如此打动人心,以致他们呼喊道,“这样,我们当作什么呢?”这一向是这位福音先锋讲道的特色。我们发现主耶稣出来事奉时,也如出一辙。祂只提供人两种选择:宽路或窄路;大门或窄门;盖在沙土上的房子,或磐石上的房子。神或玛门。祂要求人不计一切代价跟随祂。你观察祂的事工,会注意到所有与祂接触的人,都被迫采取某种立场;不是赞成祂,就是反对祂。这种现象屡见不鲜。你可以想像当时的情景,有人本来与祂针锋相对,不断讥讽嘲笑,但后来被改变,站到主那一边去了。祂传讲的信息使人不得不作出决定。

你若继续读使徒行传,也能看见同样的情形。五旬节那天,有三千人改变立场。他们本来惊讶地说,“这是什么意思?”或语带讥诮,“他们无非是新酒灌满了。”但到了后来,他们却对彼得和其余使徒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这一类例子在整本使徒行传中比比皆是。例如最后一章,保罗在罗马传道,也造成同样的效果,就是听众分成了两部分——相信的和不信的。纵观几世纪以来的教会史,你会发现,在每一个昌盛的世代中,教会传讲福音的结果,总是促使人作出决定。

我特别强调这一点,是因为我担心这正是现代人在传福音时经常遗忘或忽略之处。确实,有很多人会因被逼着作决定而恼怒。现今似乎流行着一种观念:宗教纯粹是一种概括的东西,可以让我们坐下来享受,使我们在患难中得安慰和指引;换句话说,我们什么也不必作,不必付出,只要接受就行了。但是希律和施洗约翰的故事显示,这种想法实在荒谬愚味,并且再度提醒我们,福音要求人作决定。在我们继续下去之前,请容我问一个问题:你是否已作了决定?福音是否改变了你的生命?是否影响你,感动你去采取行动?

第二,缺乏明确的决定,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

从我要提出的第二个观点看,这个问题格外重要。我的第二个要点是,缺乏明确的决定,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这在希律的例子中尤其明显。希律对所听的道深感兴趣,也喜欢讲道的人,他可以感觉福音所发出的影响力。但整个故事的重点乃是,这一切都无关紧要,因为到了最后,他的下场与那些激烈抵挡约翰和其信息的人没有两样。

我们很难把握这一点,但却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它是对的,不仅在圣经中如此,历来的基督教会史也证据凿凿。特别是最近五十年的教会史,我觉得从某一方面说,福音事工正方兴未艾。各种知识、演讲、艺术都可以对传福音事工提出贡献。不但如此,你只要去参加大型的布道会,或参考相关报导,就知道这一类聚会所产生的庞大果效。人们很明显地受到感动,许多人泪眼婆娑,加上诗歌所带来的热烈效果,都证明有一股极大的能力在运行。即使这样,我们国家的道德光景却每下愈况,基督教团体在社区生活中不但未起领导作用,反而成了最沉默、消极的组织。原因何在?只有一个答案。福音事工只带来泛泛的效果,并未导致人作真正的决定,未带来彻底的悔改,未使生命得改变,即使没有害处,至少价值有限,功效甚微。因此我们必须特别小心,提防这个陷阱。谈到布道会,或读圣经,或我们对基督教问题的态度,只有一个真正的测验法。不是看我们喜欢与否,受感动与否,扎心与否,同意与否。真正的测验乃是,这能使我作出决定吗?我对福音采取了明确的立场吗?这是否能导致我采取足以影响我生命的行动?若这一点付之阙如,其它一切就尽失其价值和意义。

第三,“几乎得救”的人最可惜。

我观察到的第三点是,像希律这一类“几乎得救”的人。他们差点成了基督徒,虽然他们的结局与其他不信的人一样,但他们的情形却难免令人扼腕、感伤。这种感觉是很自然的。我们当然对这些已经显露“上道”征兆的人比较有兴趣。他们与那些毫无反应的人不同。后者不但否认真理,而且有的还积极采取抵抗行动。有些人听了福音之后无动于衷,心肠似乎变得更硬了。我们觉得这些人与真理相距遥迢。但像希律一类的人却非如此。今天这一类人可以说不胜枚举。他们每一次听到福音,就怦然心动。他们觉得应该向福音降服,而且几乎这样作了。但他们却从未抵达这一步。他们似乎永远在边缘徘徊,只要再向前跨一点点就好了。只要再往前迈一步,就在国度里了,这种人多么奇怪啊!但也值得我们同情,有时候我觉得他们最可怜。或许我们当中也有不少这一类人,所以我接下来打算分析这种奇怪的立场,指出其愚昧之处,以及它的不合理是多么无药可救。

首先我们要思想,是什么把希律带到了几乎相信的地步?同样的理由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今天有许多“几乎成了基督徒”的人。

很显然的,施洗约翰的生活和品格给希律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们读到希律“敬畏他”,“知道约翰是义人,是圣人”。不论我们对希律存什么样的感觉,至少他有一个优点:他知道约翰是义人和圣人。许多人未认清这一点,但希律别有洞见。这对他影响匪浅。他觉得像约翰这样的人是不容轻视和忽略的。希罗底并未看见这一点,她一再求希律铲除约翰,将他置死。我相信希罗底已经私下盘算,要谋害约翰,因为这里说希律一直企图“保护”约翰,意思是“注意他的安全”或“照顾他”。不论约翰如何严词责备希律,希律都看得很清楚:约翰是一个属神的人。他尊敬约翰,不时前去见约翰,甚至约翰被下到狱中时他也照样去探监。

我们也可以用同样的理由,来解释今天为何有这么多“几乎是基督徒”的人。他们虽然不信,却被基督徒的品格所吸引。他们观察周围一些基督徒,不但承认这些基督徒是他们所认识最高尚的人,而且实际上他们深深被这些基督徒所吸引。他们阅读众圣徒和信心伟人的生平,研究戴德生(Hudson Taylor),卫斯理(Wesley),本仁约翰(John Bunyan),诺克斯(John Knox),怀特腓德(Whitefield),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加尔文(CalVin),奥古斯丁(Augustine)等人的传记,不得不承认他们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因而萌生了见贤思齐的念头。他们的心受到感动,涌出暖意,觉得这正是他们渴望的生活。他们翻开新约,读到彼得和保罗的英勇事迹,不禁叹为观止。此外,他们仰慕拿撒勒人耶稣基督,从祂出生就一路观察祂,注意到祂的善良、温柔、能力,权能,完美的行为,和对神完全的顺服。他们也看见祂钉在十字架上时,对那些背叛祂、亏待祂的罪人毫无怨言,不禁深受感动。基督教本身的历史,就足以使不信的人站不住脚。否认福音,就等于和世界上最高贵的灵魂对立,也等于否认神的儿子。至少希律有可夸之处,他知道施洗约翰的伟大,这事实本身就对他影响匪浅。

但我们更进一步看见,希律也知道约翰所说的尽都属实;连希律都喜欢听他。圣经记载,“听他讲论,就多照着行。”每一次希律坐在那里倾听,就不断点头称是,谁能否定约翰的话?谁能在约翰从一个论点移向另一个论点时,对他那无懈可击的逻辑提出反驳?希律每听一次,就觉得约翰所言有理,叫人无法抗拒。没有推却的借口,也没有逃避挑战的理由。所以他“就多照着行”。

你岂不也有过这种经历?希律在家里时,经常听希罗底和其他人诋毁约翰,说他是一个魔鬼或疯子。但每一次希律看见约翰,听他讲话,就知道真理完全站在约翰这边。他完全无法否认。任何有生命、有思想的人,都不得不承认基督徒信息的主要真理。任何人若想贬低它,都必须使出最卑鄙可耻的手段才行。有谁能否认福音所教导的原则之真实和正确?这些原则乃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加五22-23)。有谁能提出异议?基督徒的生活方式岂不是最高贵、最高尚的吗?有谁能反对这样一个福音?它不但能提供赦免、饶恕,赐给你新生命和新性情,呼吁你过与神儿子的名分相称的生活——就是效法神独生子的生命——而且福音最终应许你永远活在神面前。还有什么堪与其相比?你能诚实地为其它类型的生活方式辩护吗?希律坐在那儿聆听约翰讲道,他知道约翰所说的句句属实。你岂不是经常觉得,福音本身所含的见证既然在每一方面都如此完美,必然是出自神的真理?一个人若看不见这一点,他一定是瞎了。他若承认福音的真理是对的,至少这是一个迹象,显示他承认福音是正确的,虽然福音会定他的罪。

但这段记载也清楚指明,还有一个因素左右着希律,就是那使人知罪的灵。除了约翰的品格和他所讲的信息,影响希律的还有其它因素。有一句话颇令人瞩目,“听他讲论……并且乐于听他。”你看到这幅画面了吗?希律一再到监狱去探望约翰。他知道这样作一定会使希罗底和宫中大多数人不悦。但他仍然继续探监。他知道约翰会说什么,会如何指责他,但他仍然前去。他觉得那儿有什么吸引着他,使他无可抗拒。这岂不如飞蛾扑火?我们知道他“乐于听听”约翰说话。他喜爱这种会晤。他里面受到感动,他总是有所领悟。

我们如何解释这现象呢?我认为答案只有一个——这是神的灵在作工。很多人在听福音信息时也会有同样的感觉。他们意识到自己的罪,感觉到福音的真实性,他们总是乐于倾听,喜欢参加宗教聚会。每一次他们都深受感动,虽然福音可能控诉他们,使他们无咎可辞。就像从前的希律一样,他们聆听福音,感觉灵魂被触及了。这些理由使希律几乎相信,也解释了为什么今天有这么多的人“几乎”成了基督徒。基督徒的见证、真理、圣灵的工作——就是这些原因。但最令人惊讶的是,这一切到最后却落了空。失之毫厘却差之千里!很难想象一个像希律这样有丰富经历的人,到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但这是事实。为什么呢!我们如何解释希律和那些与他类似之人的行径呢?

以下是我的解释。

首先,他从未好好把事情彻头彻尾地思想一遍;单单产生某种感觉,他就心满意足了。

或者说,他总是受环境奴役,只被特定时间内的特定环境所影响。他听约翰讲道,就频频点头称是,把希罗底忘得一干二净。但他回到家,一听希罗底说话,又把约翰的话忘光了。单单说他是一个肤浅的人并不够,因为这还未触及到问题的根源。这里面有更深一层的解释——属灵的懒惰,不肯作决定,不愿意采取任何可能带来难处的行动。总而言之,他未将正确的立场持续到底,他未让这些论述得出必然的结论。如果他肯按部就班地作,一定能导致确切的行动。但他并未如此。他一离开监狱,就忘记了约翰所讲的道,直到下一次再探监,然后又周而复始同样的经历。他听道的那一刻,心中确实有所动,但他没有付诸实行。他若实际去行,就会说出这一类的话,“显然约翰是一个正直人,过着正直的生活;我与他简直有天渊之别,因此我所言所行全盘尽错。约翰的话是对的,我可以从中体会到神的能力,这是前所未有的经历。显然我必须有所行动,即使这意味着离开希罗底和许多缠扰我的事,但该作的就当不计代价去作。我的当务之急是,忠于我自己和我的良知。”

这是无庸置疑的。但人类却不肯这样作。你是否正视过福音?你是否一步步跟随福音,直达到它合理的结论?若是还没有,不妨现在就开始。这里的论述很简单,但颇合乎逻辑。神是永远的审判官。我是一个罪人。神在祂的律法中清楚地给了我一些命令,我的良心可以印证这些法则。有一天我必须在神面前交帐,这是无可避免的。我是罪人,而罪人只有一个结局,就是灭亡和地狱。但福音告诉我,基督已经为我死,神愿意赦免我,饶恕我,赐我新生命,祂呼吁我离弃罪,将自己献给祂。这是惟一逃生之路。不但如此,我也相信这道理,承认其正确性。但福音还要求我完全顺服神,竭尽已力去讨神喜悦。拒绝,就意味着永远毁灭;接受,就意味着得永生。我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我无法控制寿命的长短。如今神的邀请就在眼前,是公开给每一个人的。我们只需作一件事,就是立即行动。如果我一回家就把它忘得一干二净,我仍然无法改变这事实。不妨用用脑筋,作合理的思考!根据你所相信的而采取行动。你若觉得这些听来合理,那么切莫迟延。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你若觉得福音所言不虚,你也承认基督徒的生活无与伦比,你渴望与神的关系正常化,那么现在就行动吧!你若明明知道何者正确,却继续留在错误中,这种言行不一的态度,岂不荒谬而愚昧吗?

要认识希律,另一个关键是了解他的爱与恨,特别是他对那些包围着他的罪之态度。

我觉得真正的绊脚石,是他与希罗底之间的暧昧关系。我毋须多加解释,此处这段经文说得很清楚。“听他讲论,就多照着行。”是的,我完全相信。他作了一切,只差一件没作,就是最重要的一件。他可能在国策和行政上作了一些修改和更正。毫无疑问的,他对待人一定比以前温和,又施舍许多财物周济穷人。他可能增加慈善机构的辅助经费,尽已所能地行善。他试着放弃一些坏习惯。或许他也减少喝酒、赌博和说粗话。是的,他“多照着行”,但他从未作约翰要求的一件事,就是中断他与希罗底之间不道德、不合法的关系。

我还需要作进一步的运用吗?这岂不是所有“几乎成了基督徒”的人共有的问题?虽然不一定是同一件事,同一种罪,但方法总是一样的。我们作这作那,放弃这放弃那,万事皆备,只欠一件,就是完全顺服神,让祂随已意掌管我们的生命。但这条件却是绝对不可少的。不妨自我反省,是什么拦阻着你?要作智慧人,放弃那缠扰你的事物。你难道甘愿用一件你明知是错误的事,来危及你永恒的命运吗?“多照着行”还不够。神不是要你周济贫穷,广行善事,祂只要你完全的顺服;祂不是要你舍弃某一项罪,而是要你舍弃你所有的意志。

我还要提的一点,见于第二十六节,那里告诉我们,希律“因他所起的誓,又因同席的人”,就不敢拒绝希罗底的女儿要约翰首级的要求。阿,他竟然只顾及自己的名誉和别人的批评。其实他内心深处非常轻视这些人,知道他们所作所为是错误的。另一方面,他喜欢约翰,也敬畏他,知道他是一个义人。然而希律竟因贪爱世俗的称赞和掌声,而故意黑白颠倒。由于怕人议论,担心那些早晚要死亡的人说什么、想什么,他竟然拒绝神和神在祂儿子里所赐的救恩,拒绝天上的财宝和永远的福乐。只要你与那位审判官——神——的关系正确了,即使整个世界对你冷嘲热讽,百般羞辱,又有什么关系呢?

让我提出几个结论。

第一,除非我们明确地决定跟随基督,否则世界上一切美好的感觉和行动都一无益处。

不肯下决心跟从祂,就是抵挡祂。希律由于未遵照约翰的吩咐行,最后还是下令将约翰斩首了。如果你不坚定地站在神这边,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你情愿属于另一边。不要被美好的感觉、企图、行动所蒙蔽。相信神的儿子,离弃罪和恶行,过基督徒的生活,这样你就能让全世界知道,你已经相信神了。

另一个结论从某方面说实在很可怕,我情愿不提。但此处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人若感觉到福音是真理,除非他完全向福音降服,他永远无法安息,永远享受不到平安。

可怜的希律!他将约翰斩首之后,日子一定过得悲惨苦闷。他看见更多的约翰尾随着他。约翰如影随形,挥之不去。希律不论是醒着或在睡梦中,他总是看见控诉者迎面而来,端着盛了约翰首级的盘子。不论他到那里,都逃不掉控诉的声音。后来他听到耶稣基督大能的工作,就一口咬定是约翰从死里复活了。即使你拒绝真理,它仍盘旋不去,永远在谴责你,使你心惊胆战。你永远得不到平安。神儿子耶稣基督从天上来,在世上生活,受死,复活,为的是要拯救你。但你若不肯相信祂,接受祂,祂就会带来毁灭。祂的爱远非人所能识透,但没有什么比“羔羊的愤怒”更可畏的。不妨想像一下希律杀害约翰之后的生活。如果你拒绝耶稣基督,这也会成了你的下场,其恐怖和凄惨将更难以描述。我不担心别人批评我在吓唬你们,我已经习惯这样的批评了,这也确实是我的目的。如果神在基督耶稣里的爱和荣耀的盼望都不足以吸引你,那么为了你宝贵的灵魂,我要尽力用地狱的恐怖景象来警告你。永远的悲恸,永无止境的愁苦,永不止息的凄惨,和永不改变的折磨,这就是那些只认同福音、欣赏福音,却不肯放下一切,用全心接受福音的人之下场。神能拯救我们脱离这一切,祂一直在等候这样作。奉主的名,阿们。

来源:本文选自钟马田《新约福音讲章》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