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你为什么发怒呢?

发布时间: 2020-02-29 02:07:46
A+ A- 关灯 听书

曾经,有位富商每天上班经过路口,都会给路边的乞丐10块钱。久而久之,乞丐觉得富商每天给他10块钱是一种义务,而不是恩典。

所以,当有一天,富商只给他5块钱的时候。乞丐就发火,拽着富商的手说:“你还欠我5块钱。”

这个故事形象地告诉我们:人在对上帝发怒时,既不可理喻,又忘恩负义。

在创世记第四章,我们家看见这样一位“乞丐”——该隐。他对上帝的赏赐毫无感恩,却因上帝对亚伯的喜悦大大发怒。

圣经如此记载该隐的反应:

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就大大地发怒,变了脸色。耶和华对该隐说:“你为什么发怒呢?你为什么变了脸色呢?(创世记4:4-6)

这段经文告诉我们:真正应该发怒的是上帝,而不是该隐。该隐对上帝发怒,既不可理喻,又忘恩负义。

首先,真正应该发怒的是上帝,而不是该隐。

想象一个场景,上帝像一位国王接受其他附属国的进贡。结果,有些附属国进贡的都是黄金白银。另一些附属国进贡的都是破铜烂铁。

谁真正应该发怒?是国王应该发怒,还是进贡破铜烂铁的附属国应该发怒?

有时候,我真的发现,有些牧师尽忠职守,兢兢业业,却甚少向会众发怒。但是那些什么都不做,什么都做不好的基督徒却常常向牧师发怒。

正如在这段经文里,接受进贡的上帝没有发怒,进贡上好美物的亚伯没有发怒,反倒是不忠心、不敬畏的该隐大大地发怒,变了脸色。

关于亚伯和该隐,我是哪种人?我是那个敬畏神,在教会忠心服侍的“亚伯”?还是那个常常向神发怒,向神抱怨的“该隐”?

如果我们常常向神发怒,向神抱怨,我们需要向神悔改。我们满身罪污,上帝理当向我们发怒,但是他没有。他不仅没有,还赐下他的独生爱子担当我们的罪,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向他发怒呢?

其次,该隐对上帝发怒,既不可理喻,又忘恩负义。

琼·亨特在《得胜》里如此给愤怒定义:愤怒是当人的某种需要未被满足或者期望落空时产生的一种强烈的恼火或者气愤的情绪。

该隐发怒,是因为他的需要未被满足,是因为他的期望落空。

该隐需要什么?该隐需要和亚伯一样被上帝悦纳。该隐期望什么?作为长子,该隐可能期望自己比亚伯更被上帝悦纳。

但是,该隐真正应该需要的,真正应该期望的是什么?没错!是地狱的烈火!

作为罪人,只有地狱的烈火才是我们配得的。该隐地里的田产是该隐不配得的,该隐种田的能力是该隐不配得的。甚至,该隐存活的生命也是该隐不配得的。

正如序言里那个乞丐,每天的10块钱是他不配得的。但是,久而久之,他把他不配得的,当成他应得的。结果,当期望落空时,他也大大地发怒。

我是不是也这样?我认为耶稣为我钉在十字架上是我配得的。我认为上帝赐给我教会是我配得的,甚至我认为上帝应该赐给我一个更好的教会。

我是不是也这样?我认为我配得一份好的工作。我认为我配得一个好的配偶。

不,我什么都不配得。作为罪人,我配得的,只有地狱的烈火。

所有认为自己配得恩典,配得世间一切美好的人都像那个乞丐,都像该隐一样忘恩负义,不可理喻。

是的,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神的赏赐。该隐活着是赏赐,该隐能种田是赏赐,该隐能向神献上祭物也是赏赐。

只有这样思考,我们才能慢慢出离愤怒,越来越向神感恩。

求神帮助我们,让我们常常活在悔改和感恩中,而不是活在自义和愤怒中。